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美國政治人物喬治羅姆尼的故事

來源: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78475352231445&set=a.110525865693065.19314.107182086027443&type=1
作者:酥餅
【介紹一個紅了我眼眶的政治人物】

今天我要跟大家介紹一個美國的政治人物,叫做George Romney,大概可以翻譯成喬治羅姆尼,如果你覺得羅姆尼這三個字有點耳熟,大概是因為,喬治羅姆尼就是剛剛被歐巴馬打敗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Mitt Romney的爸爸。

喬治羅姆尼以台灣社會現實勢利的眼光來看,不太算是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至少不會是大部分台灣政治人物,尤其是綠營政治人物想要效法的對象,但是這個禮拜我開車回家時,由This American Life這個廣播節目中聽到喬治羅姆尼的故事,當場紅了眼眶,連講這個故事給我太太聽的時候情緒都還很激動,你就知道,我對政治人物的標準其實很低,我很容易被感動的。

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我盡量精簡,故事要由1930年代美國政府推出政府保證的住房貸款提起,在那個政策中,美國政府將美國分成政府願意保證貸款的一般區域,與政府不願意保證貸款的高風險區域,那些政府不願意保證貸款的高風險區域幾乎都是非裔美人(也就是台灣俗稱的黑人)居住的貧困區域。

這個政策執行三十年後,許多人藉由政府保證的貸款擁有自己的房子,成為中產階級,問題是政府保證的貸款有98%都是貸給白人,也就是說,在這波中產階級形成的過程中,非裔美人幾乎完全被遺忘,這也是1960年代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風起雲湧重要的經濟因素。

時間快轉到1967年,在1967年的前後幾年,美國的各大城市幾乎年年都有大規模的非裔美人暴動,當時美國最重要的城市之一,也是非裔美人重要的居住地的底特律當然也不例外,底特律位於密西根州,而當時密西根州的州長就是喬治羅姆尼。

羅姆尼對付非裔美人暴動並不手軟,他甚至要求聯邦政府派軍隊到底特律來鎮壓,這樣的鐵腕受到傳統白人支持者的大力讚揚,歷史資料顯示羅姆尼收到大量來自金主與樁腳的書信,大大表揚他的鐵腕作風。

第一個重點來了,一般政治人物收到來自金主與樁腳大力支持的書信,最常見的作法大概就是回信寫說,感謝你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之類的,但是羅姆尼不是,歷史資料顯示,羅姆尼幾乎在每一封回給金主與樁腳的信中都提到,他個人絕對不支持違法的暴動,但是造成暴動的根本原因是過去三十年來美國政府的保證住房貸款政策所造成的居住不正義 (Housing Inequality) 與黑人跟黑人住,白人跟白人住的種族居住隔離 (Housing Segregation),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他有責任解決這個問題。

羅姆尼顯然不是講講而已,他是非常認真的相信居住不正義與種族居住隔離是美國社會一個重要而且亟需解決的根本問題,1968年羅姆尼參加共和黨的總統初選,在初選中,他一再強調白人與黑人之間必須互相了解,也一再重提以白人男性為主的政府在居住不正義與種族居住隔離中該負的責任,政府必須制定政策反轉過去三十年造成的居住不正義,並打破種族居住隔離。

當時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已經有一些進展,學校、公共場所的種族隔離政策已經慢慢打破,多數人唯獨還是無法接受跟不同種族的人同住在一個社區,每天見面,每天一起相處,成為鄰居。因此有關居住正義與打破居住隔離的法案一直無法在國會通過,由此可知,羅姆尼的政治主張在當時是多麼的先進,這樣的言論尤其不見容於當時多數的白人男性支持者,也是共和黨的基本盤,因此,他在當年的共和黨總統初選中敗給了後來當選總統的尼克森。

1968年四月,金恩博士遭到暗殺,一個禮拜後,一直無法在國會通過的居住正義與打破種族居住隔離法案 (Fair Housing Act) 終於踩著金恩博士的血跡通過,法案看似清楚但是又不怎麼明確的規定,政府必須穩定的改進 (Affirmatively Further) 居住正義與種族居住隔離。

1969年尼克森當選總統,當時主管居住正義法案的單位就是過去三十幾年來,透過政府保證住房貸款,系統性,制度性的造成居住不正義的單位,叫做住房與市區發展部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尼克森雖然在居住正義議題的立場跟羅姆尼完全不同,但是大家要不要猜一下,尼克森找誰來負責住房與市區發展部?沒錯,就是羅姆尼。

住房與市區發展部是一個掌控大筆預算的單位,各州高速公路、下水道等基礎建設的聯邦補助款都掌握在住房與市區發展部手中。由於居住正義法案並沒有具體規定聯邦政府一定要做什麼事情促進居住正義與打破種族居住隔離,只是不太明確的說政府必須穩定的改進這些狀況,加上尼克森總統採取的是比較務實的態度,認為政府沒有必要強迫白人社區一定要接受黑人,所以羅姆尼上任後第一個難題就是,到底要堅持自己的政治信仰,積極推動一些政策,還是配合尼克森的政治態度,當個平安部長。

第二個重點來了,羅姆尼決定堅持自己的信仰,在沒跟尼克森報告之前,就規定,以後要申請住房與市區發展部補助的州與城市,必須符合居住正義的規定,廢除涉及種族歧視的居住政策。

掌握政府資源真的能有效的改變許多事情,在羅姆尼擔任部長的前三年,許許多多美國的州與城市,包括十分保守的南方州,為了取得聯邦政府的補助款,由州到城市到社區,陸陸續續的廢除了涉及種族歧視的住房政策,一直到尼克森的金主與樁腳激烈反彈為止。

1973年,尼克森調派羅姆尼擔任駐墨西哥大使,其實就是要把他調離住房與市區發展部。在一封當時沒有公開的辭職信中,羅姆尼對尼克森說,他非常清楚他被派往墨西哥的原因是因為住房政策不同調,既然他沒有機會實現理想,他也不想擔任駐墨西哥大使,他選擇離開政府。

故事到這邊告一段落,接下來是我的感想:

首先,讓我熱淚盈眶的原因當然是羅姆尼對於價值與信仰的堅持以及掌握時機的行動力與執行力,而且這樣的堅持是不同狀況下都堅持,當州長被稱讚的時候堅持,可能得罪金主與樁腳的時候堅持,有機會擔任部長的時候堅持,會因此失去部長職位時同樣堅持,我的眼淚一方面是感動,一方面是氣憤,一方面是悲哀,為甚麼台灣尤其是台派陣營沒有這樣的政治人物!

台灣那些選舉棍大概會說,你看羅姆尼堅持理想的結果,總統初選敗選,部長也被迫辭職,分析事情不要太天真,選舉不是請客吃飯,他們可能還會說,你看羅姆尼的小孩看到自己的爸爸之後,選擇當一個完全相反的政治人物,不停的見風轉舵,連他自己的小孩都不把他當榜樣了,你竟然要台灣派的政治人物拿他當榜樣,你是頭腦昏了嗎?

首先,見風轉舵的Mitt Romney並沒有勝選,不但敗選,美國社會與歷史大概不會給他太高的評價,最好的狀況大概就是被遺忘。

第二,當時選擇尼克森而不是羅姆尼的美國社會今天還在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歷史資料顯示,尼克森在換掉羅姆尼的時候曾經寫信給他最親近的兩個顧問,在信中他預見,一旦廢除羅姆尼的政策,美國的住房正義與種族居住隔離問題將無法解決,數十年後都不會消失。

事實上尼克森的評估完全正確,今天的美國雖然沒有基於法律的種族隔離 (Segregation by Law),但是事實上種族隔離持續存在 (Segregation by Fact)。而居住的不正義也直接間接造成其他的不正義,有許多研究顯示,你居住的地方直接影響到你的教育品質、就業機會、收入、有沒有公共設施可以使用、路平不平、甚至會不會過敏、身體健康、可以活多久。換句話說,選錯政治人物是要付出代價的。

第三,堅持理想當然是困難的,有許多的研究顯示,一個成功的運動,最重要的並不是領導者,而是跟隨者,一個狂想者與領導者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後者有人跟隨。

所以作為這篇文章的結尾,我要懇請大家,當你看到一個願意堅持理念與理想的人,如果你也認同他的理想,請不要隨著世俗短視近利的眼光,太過短期結果論,請你成為理念與理想的跟隨者與守護者,你的支持與守護其重要性遠遠超過你的想像,甚至比領導者本身更重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玲音

管理者:玲音
最愛夏天以及各種青春象徵的懶惰生物。
我想起來那個懷念的夏天並不存在。

在海邊對著銀河與月光唱歌是我的夢想。
要笑著,往前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

最新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分類
ブログ内検索
顏文字
顔文字教室
リンク
過去のログ v.コンパクト
♡下拉式月曆選單
朋友的連結
javascript開關選單
Javascript Swich
曾看過的動畫
2010年0727更新 滑鼠移到字上看解說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